欢迎来到广东一定牛_推荐平台【安全购彩】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广东一定牛官方网站

崔豪写在黄鹤楼上的诗 气势磅礴 被誉为千古绝唱 连李白自己也感叹


湖北省武汉市市长江浙滨黄鹤楼,江西省南昌市市长江浙滨王腾馆,湖南省岳阳市洞庭湖岳阳楼,又称江南三台府楼。

这三座著名建筑建成后,成为学者驻足吟诵的绝佳场所。由于文笔典雅,文笔辉煌,这三座著名建筑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文气息。

滕王阁

唐代诗人王波写的《滕王阁序》使这座著名的建筑闻名遐迩,“夕阳与寂寞的齐飞,秋水同色生长”成了千古名句。

北宋文学家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使这座建筑闻名遐迩。“先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也让岳阳楼承载了厚重的历史文化和人文情怀。

岳阳楼

在一个柳絮缭绕的三月天,李白在黄鹤楼为好友孟浩然而去,留下了一首传唱千年的送别诗。“孤帆远离蓝天,唯有长江天际流”只要长江向东流。

李白不止一次登上这座长江以南的著名建筑。这次孟浩然之行,是他第一次登上黄鹤楼。每次李白爬黄鹤楼,总有杰作。李白在另一首诗《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中写道:“一是迁居长沙,二是看长安不见家。黄鹤楼吹玉笛,江城五月梅花落。“这是他最后一次登上黄鹤楼。

黄鹤楼

还有一次,李白登上黄鹤楼,面对浩荡的长江。远远望去,他正要写诗,却忽然瞥见黄鹤楼柱子上镌刻着一首诗。李白看完不禁感叹:“眼前有一幕,上面有崔豪的诗。”正是因为李白的倾慕,盛唐诗人崔豪和崔豪的诗《黄鹤楼》才得以传入。

原来,李白看到的这首诗是大诗人崔豪写的,他被这首诗中的天气深深震撼了。李白认为崔豪的诗太好了。既然已经有这么好的赞美黄鹤楼的诗了,他也没必要再写了。

李白非常喜欢崔豪的这首诗,以至于在他死后,他在这两首诗中都使用了崔豪的风格。《黄鹤楼》,李白写道:“鹦鹉东渡乌江,鹦鹉名传于河上。鹦鹉飞西庐山,树何。”

李白在诗《鹦鹉洲》中写道:“凤凰曾在此戏耍,使此地得名,今已弃之于此荒河,乌公葬花小路,金衣皆古尘。”值得注意的是,李白的两首诗与崔豪的《登金陵凤凰台》诗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白和他在黄鹤楼的诗代代相传,他和黄鹤楼的故事让人津津乐道。然而,人们更愿意相信,李白登上黄鹤楼时说:“你看不到眼前的风景,但崔豪的诗在上面。”人们也更愿意相信崔豪的这首诗在许多赞美黄鹤楼的诗中是杰出的。

崔豪的诗自问世以来就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各种美丽的词语像光环一样笼罩在这首诗中。宋代诗评家严羽在《黄鹤楼》中说:“崔豪《沧浪诗话》应是唐代七言律诗之首。”

有了李白的背书和严羽的专业注脚,崔豪的《黄鹤楼》就更出名了。感谢崔豪在黄鹤楼写的这首诗?没想到,让历代诗人都以此为标准,看看崔豪的原诗:

过去的仙女被黄鹤带走了,只留下一座空的黄鹤楼。

黄鹤再也没有回来,几千年来看那长长的白云。

汉阳的每棵树都被阳光照射的水变得清澈,鹦鹉岛被甜美的草覆盖。

日落时那边是什么?河上笼罩着一层薄雾,给人们带来了深深的忧郁。

大喊

东吴黄武二年(223年),孙权命人在蛇山上修建黄鹤楼,原来是夏口城拐角处的一座观察守卫建筑。东晋建设后,黄鹤楼的军事用途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伴随的旅游文化。

由于黄鹤楼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可以登上黄鹤楼俯瞰汹涌的长江,俯瞰河对岸的龟山,把江汉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游览怀古,追忆往昔,吟诗作诗,为远在黄鹤楼的人们送行。

黄鹤楼集多种贴近生活的功能于一体,因此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赏析建筑,是“旅游必看”和“晚餐必看”,尤其受到学者学者的青睐。唐代大诗人崔豪登上黄鹤楼,一首赞美黄鹤楼的诗就这样诞生了

生。

诗人以神话传说作为诗作的开篇句。“昔人已乘黄鹤去”说的就是黄鹤山的理由,以及黄鹤楼的命名。神话传说是优美的,可是诗人来到此处,见到的是真真切切的、空荡荡的黄鹤楼。

借传说落笔,又回归现实,诗人以富厚的想象力将人们的思绪带到优美的神话传说中,又以自己的体验和视野将人们的思绪带回到现实。

这两句将人们的种种情思和自然景致融会在一起,既让人们沉醉在诗作的优美意境中,又让人们感受到黄鹤楼历经沧桑之后的苍凉、富贵落尽之后的平淡。

我们读唐诗,总会被优美的语言营造的艺术境界深深吸引。当年陈子昂登上幽州台,他就吟唱出“前不见昔人,后不见来者”的诗句,幽州台上苍凉悲壮的旋律穿越了时空的阻碍,惊艳了时光。

反观崔颢在黄鹤楼上的吟唱,首联短短两句,虽然只有14字,可是这种自然旷达、富有艺术熏染力的语言,却为人们展现了一幅境界雄浑,众多空旷的艺术画面。

颔联写的是仙人驾鹤西去,虽然优美,但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而已。所以诗人又说它“一去不复返”,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岁月不再、昔人不行见的怅憾:历史风雨幻化,世事沧海桑田,一切都已成为已往。

仙去楼空,悠悠千载之后,诗人崔颢登临黄鹤楼,眺望滔滔江水,他瞥见的只是那水天相接之处天际白云。诗人这几笔挥洒自如,情感倾泻自然,写出了谁人时代登黄鹤楼的人们常有的感受:迷茫的气概和无尽的感伤。

在黄鹤楼上的诗人,极目远眺,汉阳平原上的树木清晰可见,连芳草茂盛的鹦鹉洲也在诗人的视线之内。如果说诗人极目远眺天际白云时,他的视线是向上的话,那么他看汉阳平原的眼光是向下的,也是诗人环视所见。

诗中的汉阳和鹦鹉洲都是地名,汉阳在黄鹤楼之西,汉水北岸;鹦鹉洲原为汉阳城西南二里左右的长江中的小洲。“川”字既可指河流,也可指平原,诗中指的是汉水及汉水北岸的汉阳平原。

汉江

鹦鹉洲的名称与两个历史人物有关:第一个是东汉末年的黄祖,他担任江夏太守时,在此大宴来宾,有人献上鹦鹉,故称鹦鹉洲;另有一个是东汉末年的文学家祢衡,他写过著名的《鹦鹉赋》,死后就葬在这片沙洲之上,所以这片水中沙洲因此得名鹦鹉。

颈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这两句不仅写出了适宜远眺的富足的光线,也写出了开阔的视野,由此也将人们的思绪带进无限优美的想象空间:似乎人们的视野也会追随着诗人,出现在眼前的是那广袤的平原和芳草萋萋的鹦鹉洲。

这是黄鹤楼奇特的地理情况,这不正是一个适合驻足远眺,一览江汉盛景的绝佳之处吗?谜底是不言自喻。

伟大诗人屈原在《楚辞》中写道:“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显然崔颢化用了屈原的诗意,他推陈出新,写出了“芳草萋萋”这样意境优美的诗句。

妖冶的阳光,视线极好,极目远眺,汉阳平原的树木和鹦鹉洲的芳草念念不忘,赏心悦目,这给诗人带来了非同寻常的视觉享受。他用对仗整饬的诗句和华美的、明艳感人的辞藻来形貌眼前的美景,由此也能看出诗人此次登临黄鹤楼是很开心的。

这首诗如果只写登临黄鹤楼一览盛景的情形的话,显然与它获得的世人的关注和赞誉是不匹配的。

正是因为尾联那种强烈地纪念家乡的情怀不自觉地从诗人的胸中流淌而出,才让全诗的景与情交织在一起,才让登临远眺与思乡怀亲的情感有机地融会在一起,才让全诗的意境获得升华。

建安文学家王粲在《登楼赋》中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在农业文明时代,土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也是人们建设家园的地方。

家乡的土地、家乡的亲人朋侪也是游子维系情感的纽带,人们对乡土有着厚重的情感和特此外眷念。

所以当崔颢看到日暮时分江上渐起的烟波时,烟波浩渺的景致使他感应家乡遥远,想很快与家人团聚险些是不行能的,于是使他原来就怀有的乡愁越发浓重了。因此崔颢在尾联的形貌就具有了时代的熏染力,也就能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和共识了。

既是今天再读崔颢的诗句,游子那思乡的心弦依然能够被瞬间拨动,这也就是这首诗具有时代感和生命力,被人们关注、评论、赏析,以至传唱千年而不衰的原因了。

此诗的最大特色是前四句乐成地挣脱了格律的束缚,如首联五、六两字,同为“黄鹤”,第三句险些全为仄声字,第四句用“空悠悠”三个平声字煞尾,颔联也不讲求对仗。

不外人们并不在意这首诗的不合规范的地方,反而把过多的赞誉和溢美之词都绝不吝惜地送给了这首诗。可见律诗真要写得好,是可以突破格律约束的,这不正是缺憾美的完美体现吗?

崔颢这首自由旷达的黄鹤楼诗,除过突破格律约束带来的艺术美之外,另有一个体现了它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的地方,那就是诗歌营造出来的恢弘壮丽的气象和色彩缤纷的绘画美。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苏轼这句评价王维诗歌的名言,向来被人们认为是评价山水写景诗的一种艺术尺度,崔颢的《黄鹤楼》诗固然也是毫无悬念地到达了这一尺度。

含英咀华,细细品味,崔颢《黄鹤楼》诗篇所展现的整幅画面上,黄鹤楼的近景、远景、日景、晚景交替泛起,幻化无际,气势恢宏。

仙人黄鹤的传说、名楼胜地的真切感受、天际白云、晴川沙洲、汉阳平原、绿树芳草、夕阳暮江,种种意象相互映衬,形象鲜明,配合组成了一幅色彩缤纷的以黄鹤楼为画面中心的竹苞松茂的艺术作品。

纵观全诗,诗人从首联仙人乘鹤的传说中落笔,到黄鹤楼的近景的真切描绘中,就已经将黄鹤楼临江倚山的壮美情形和独具特色的地理形胜渲染而出。

在对登临黄鹤楼,极目远眺的远景描绘中,诗人犹如一位武艺高明的绘画大师,将水天相接之处的天际白云,楼外江边清朗的日景恣意地勾勒出来,远景的留白有着令人想象不尽的艺术熏染力。

全诗在诗情之中充满了画意,富于绘画美。崔颢此诗恢宏的气象和臻入化境的艺术魅力,让诗作取得了极大乐成,被人们推崇为题咏黄鹤楼的千古绝唱,就是可以明白的了。



上一篇:[JACS] Xi交通大学利用硼酸盐化学开发具有实用价值的可持续高分子材料
下一篇:中医养生:“咳”不能耽误 一定要清肺!